幼兒想表達情緒,最能抒發心情的武器不是文字,不是語言,而是圖畫。文字和語言還離幼兒太遠。幼兒是很聰明的,不會捨棄自己的長處,改用他們還不能掌控的文字來表述自己的。

幼兒用圖畫傳達出的信息最直接,最快捷、最方便也最實用。而且,圖畫語言也很豐富,幾乎什麼想法都能通過圖畫表達意思。只要是幼兒用來表達情緒的畫,哪一幅作品都能用文字說 “一會兒”。幼兒的畫確實能反映作者的心理活動、慾望或需求。

看幼兒畫的過程就是了解兒童的過程,了解兒童在此刻正想什麼的時候,兒童畫所表露出的正是當時兒童的情緒,或好情緒,或壞情緒。因為兒童此刻不會像成人一樣掩飾真實的心理活動。他們還沒像成人一樣已 “學壞”,還不會“說瞎話”。比如,當孩子認為某人重要時,常常把這個人畫得很大,而且在畫中視覺比較居中。如果兒童認為這個人不是太重要,他就會把這個人安排在紙的一邊或一旁,位置比較偏下的地方,人物要比他認為重要的相比會小得多。

兒童圖畫1

圖 1是一位4歲小朋友陳瀅帆畫的一家三口雨天春遊的景象。天上白雲,空中細雨,三口人都打著雨傘。在畫中心位置有一人物畫得很大,且雙腿叉開,雙臂伸展,整個人物佔據了畫面的大部分空間。畫中的人物堅如磐石,有著強烈的穩重感,他認為的重要人物得到了最充分的顯示。

從人物特徵上看很明顯是位女性,左邊有一個兒童,在畫的右側,有一畫得很小的男性戴著眼鏡。當我看到孩子是這樣安排畫面的,我就很感興趣的走向母親,問: “你是否在家“執政”做主?”孩子媽媽笑著說:“是啊!他爸爸什麼事也不管,家裡家外都是我一個人。你怎麼知道的,是否孩子告訴你什麼了?”我說不是孩子告訴我什麼了,是孩子的畫告訴我了。隨後,我又“採訪”了小作者,她很樂意的告訴我,在家屬她爸爸最“不吃香”。她還說,媽媽是第一官,她是第二官,爸爸是第三官。這句話就找到了為什麼這樣安排畫面的理由了。

畫面中的事物大小能反映作者的認為傾向,而在作者畫畫時用力程度也反映作者的性格思維等。如,畫中央的媽媽肯定有力的結實身體,粗放大膽的線條,都能較清楚地反映出作者的自信和能量,甚至是自以為是,還多少帶有焦躁的性格特點。

當孩子想表達事物的分量時,比較自信的孩子畫出的線條往往是粗大、有力、伸展、平直、張揚且畫得速度相當快。當孩子心情鬱悶,情緒低落不怎麼自信時,畫出的線條往往是封閉的。多用三角形,房子形或不規則圓形表示拒絕與外界接觸,不希望有人走近他們的內心,也沒有與人溝通的意願和願望,有著較強烈的提防心理。

兒童圖畫2

圖 2中一隻鳥縮著頭,萎縮著身子,很悲哀和無助的正隨著鳥籠子漸漸地沉到水底。此刻,水已經淹到鳥籠子一半了。這幅畫透出的信息是,鳥本是生來飛翔的,現在,不但不能飛了,連失去自由的日子也不多了,這位可憐的小鳥馬上就要隨著鳥籠子沉到水底了。魚兒感到很奇怪,趕忙游過來看熱鬧,其中還有一條魚已鑽進了鳥籠子一看究竟。魚兒正在水中驚奇地看著這即將發生的悲慘的一幕。這個已經失去自由,又即將失去生命的小鳥正面臨著死亡的威脅。

這是一位 5歲小朋友畫的她自己,她平常很少說話,也不與小朋友一起玩兒,獨來獨往,性格很孤僻。通過了解得知,之前,她一直生活在農村的外公家,外公喜歡男孩兒,家裡有一個孫子。這個女孩兒在家里平常得不到應有的尊重,時間長了就變成了少言寡語。

一位年僅 5歲的孩子,沒有生活中的極度失望,厭世、悲憤情緒,沒有被冷落、歧視長期在情感上受折磨的經歷,是畫不出這麼令人痛心的畫的。但這些小作者是不知道的,更不懂得用這種方式述說自己的不滿。她不過有了這種低迷的心情才憑感覺很自然的就找到了這種表達方式。這是孩子潛意識的最真切的情緒表達,沒有人教給她不高興時用這種方法去表

她雖然不知道用什麼筆法畫什麼情緒的畫,但是,僅憑感覺她已經畫出了此時此刻的萬念俱灰的厭世心情。鳥的神態,正在下沉的籠子,魚兒的稀奇,還有矩形籠子的柵欄對人的感受,都能反映出這個即將要發生的悲慘故事。矩形和柵欄在心理學上常常被認為是個人生活空間被束縛和沒有安全感的象徵。

這些能表達孩子心理的圖式,不是孩子通過學習,了解了一種表現方法,而是本能的,自發的,從心底流淌出來的能抒發自己心境的圖式。這是孩子此時此景的真實感受,往往通過某種具體的教技巧反而表達不出鬱悶、失落、無助甚至悲哀的心情。

這幅從根本意義上說不是美術的美術作品,更多的是從兒童心理學角度解釋,用繪畫圖式反映出兒童的心理狀態。用圖畫述說心中的鬱悶是走向潛意識最近的一種方式。它能通過最簡單不過的圖形,以想像的方式,把自己模糊不定,說不清,道不明,莫名其妙的焦慮、慾念、情緒、矛盾、期盼、願望,在自己都不覺察的情況下,無意的,不知不覺的,隨手就找到了這麼一個表達這種情緒的空間。為什麼這樣畫作者並不能說得很清楚。

這種抒發心情的隨意塗抹之作往往透出的信息量是巨大的,它的能量遠遠地超過文字的力量。在表述問題上較文字更直接,更強烈,更有力量繪畫的過程就是釋放心情的過程,使平常模糊的情緒有了可見的形,把意念的、抽象的雲霧似的不確定想法,變成了可視的東西。這對緩解作者情緒是有幫助的。

這幅畫肯定不是課堂上的美術作業,有著正常心態的孩子是畫不出這種感受畫的。這幅畫是我無意中翻弄孩子畫夾作品時發現的。當我初次看到這幅畫時,畫中的情景使我非常震驚,我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竟然有這樣的事就發生在我的身旁。

當我聽到她的 “控訴”和在外公家受到的遭遇時,我很快與孩子媽媽取得了聯繫,把我感受到的信息傳遞了過去,媽媽的話證實了孩子的說法。媽媽聽從了我的建議,讓孩子離開了那個丟掉自尊自信的地方,後經慢慢疏導,孩子的心情逐漸變得陽光起來,臉上也出現了久違的笑容,畫也變得明亮起來。

雖然,不是所有的兒童畫都是心理學的直接反映,但兒童畫能反映兒童的心理這是不爭的事實。因為孩子的想像畫不是技術是思維活動,與當時的心情心境有很大的關係。如果兒童畫是一種技術,比如,像嚴格的光影素錨,這裡面就少有孩子自己的心情和主觀意願了。這是兒童畫與成人畫區別最大的地方。

在兒童強烈的表達一種意念時,常常用圓弧線圍成一個具體的事物,圓弧線內不留任何空隙,有封閉自己,不希望別人靠近,沒有與人交流的願望。給人一種萎縮、害怕、抵禦、逃避或尋求保護的感覺。

兒童圖畫3

圖 3這幅畫畫的是在每個兒童旁都有一個巨大的蛇樣的動物,這些“大蛇”與兒童的數量相等,每個兒童都將要面臨著被蛇“吃掉”的危險,而這些兒童面對危險不但不怕,而旦,還張開雙臂面帶笑容,快步快樂地要走近大蛇,急於想讓蛇吃掉。作者說,這樣就不怕了。實際上,畫的產生是孩子極度缺少安全感,浪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待著的心理驅使。這些情緒的形成,大多與兒童長期受冷落,心情憂鬱,焦慮,不知所措,不願與人交流情緒所致。通常比較自信的,心緒舊光的孩子畫不出主動鑽進動物“肚子”裡,尋求保護的畫的。這與媒體上曾報導過幾個小學生為了不做作業相約跳樓自殺的情緒是一致的。

當兒童的心情煩躁對某事不滿意被情緒所困時,常常用圖畫來表示不滿,畫著玩兒的畫大多能表達出他們的真實情緒,一幅畫就是一個心、情,就是一場切身感受。

甶於兒童長時間的情緒受到壓抑旦有了適當時機,就會用圖畫表示自己心中的鬱悶。這也包括平常不怎麼畫畫的孩子,喜歡畫畫的孩子更方便利用這個 “武器”來抒發自己的心情了。

圖 4這幅圓房子裡在跑步機上大踏步行走的人,實際上是在找機會釋放自己,這說明學習中的小姑娘的壓力還是非常大的。甩開的手臂,邁開的雙腿,拋後的長發,都能說明“我”要盡情的“折騰”一下了。真可惜這不是現實,僅是夢想,現實中還要盡可能的扮演著好學生乖女兒的角色,現在也只好在這個像是“金魚缸”的房子裡實現自己的奢望了。

就像是在夢裡的想法也不一定能心情平靜的去想,也還是有顧慮的。在畫的左上角有一人形和人影出現,這是說明孩子就是這種想法也怕別人看見,怕別人窺視或發現她的秘密。“金魚缸”形的房子本身就能說明有防禦的意味和內心的無奈。

圖畫中的人形陰影代表作者的焦慮或憂鬱心態,一般有情緒所困的人才有這種感覺。畫面中的人物巨大,說明她對生活學習狀態不滿,有抵觸情緒和不安及躁動,有一種 “你不讓我動我偏動”與人較勁的感覺,甚至有攻擊性傾向。

長而斷續的頭髮線條也說明了作者的衝動心理,好像是故意與別人抵著幹似的,碩大的 “金魚缸”房子就是把自己困起來,想怎樣折騰就怎樣折騰,平時不敢,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才是自己,也只有在自己創造的小環境裡才這樣放肆。

實際上,當作者想在自己封閉的小天地裡故意釋放自己時,其內心還有猜疑、害怕、恐懼的心理,畫中的人形影子對作者的心理威脅程度最大,情緒困擾更厲害。

圖 5這幅畫的作者與圖4作者大約有差不多的經歷和感受。由於平時作業多,壓力大,很少有玩兒的時間,玩兒本來是這個年齡段的兒童很重要的一項“工作”,但現在卻是一種很難實現的奢望。

學生作業越來越多,負擔越來越重,教師的督促,家長的嚴管,沒給孩子留下多少自己的空間,連同與小朋友一起躲在沒人的地方喊兩嗓子的機會都沒有。他們雖然很想釋放 — 下自己的煩惱,但沒有人給他們機會這樣做。這個小朋友就把自己的苦悶、期盼畫了出來。

兩個小朋友走進沒有人的樹林裡準備演唱,覺得這樣還不安全,怕別人知道,乾脆就鈷進了蝸牛的 “房子裡”。在有安全感的蝸牛殼裡,兒童的自然狀態才得以顯露。兩人攜手,挺胸抬頭,引頸高歌,一副演唱歐洲歌劇的架勢。

要明白,孩子的釋放願望越是強烈,越說明我們的教育出了間題。如果我們教師和家長能多了解他們,注意孩子的心情變化和心理需求,盡可能的幫助他們減壓,孩子就不會畫出這樣的畫了。

兒童圖畫4

兒童圖畫5

圖 4和圖5作者的心情大致差不多,一個是想通過動釋放情緒,一個是想通過唱緩解緊張,但無論是動還是唱,倒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不願意在大眾場合下,要躲起來不讓人看見。不論是躲在圓圓的房子還是藏在蝸牛売裡的兒童,都有不安情緒,就是不希望不歡迎有人走近他們的空間,拒絕外人與自己接近,有較強的防禦心理。

這些孩子的心理表現,代表了很多同學的想法,只是不願意與家長溝通,不願意告訴家長。因為,他們知道,在家長眼裡只有好好學習一個事,每次考個好成績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一切都不要管。在學校做了一天作業的學生到了家,家長的第一句話就是做作業去。這些心理的產生都是孩子由於長期的苦悶、煩惱,無奈、無助,情緒得不到釋放所致。

兒童畫是兒童表達心緒的窗戶,兒童有好多想法是通過繪畫來表達的,這包括從來就沒學過美術的兒童,照樣能用畫筆抒發自己的情緒。一幅畫就是一個故事,一個心情,每一幅畫的後面都有學生的生活軌跡和心理活動,關鍵是讀者是用什麼角度和眼光去解讀畫面後面的故事。

看畫就如同與作者交流,看得多的就能讀懂作者的心靈。遺憾的是我們的家長常常關注的是學業成績,畫得怎樣,有沒有培養的價值,而忽略了孩子對生活的感受及心靈世界。反而失去了兒童畫的本質。

聲明:內容摘自《解讀幼兒圖畫密碼》李凌著,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