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還是不教?

近年,對兒童美術教育有頗多爭議,有教師主張美術技巧一定要教,不教兒童永遠畫不出有較高水準的兒童畫;有教師反對這一觀點,認為,兒童畫是兒童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階段現象,不屬於成人說的美術範疇,教給兒童技巧反而約束了兒童的想像,抑制了兒童的創造精神。

兒童美術究竟是 “教”還是“不教” 各說各的道理,好像都有理。持教的觀點認為,兒童美術也是美術,既然是美術,就應該有技巧,技巧只能通過教師教,學生學,才能掌握,僅憑學生隨意畫,是不能掌握繪畫技巧的。

這些教師主張,對兒童進行美術技能、技法上的指導非常必要。也有教師強調:該教的一定要教,如果該教的不教,就是不關注或欠關注兒童的發展,這樣的教肓是難以成功的。持不教的教師認為,兒童的發展是自然發展,兒童畫中的畫法是兒童自己的體驗和習慣畫法,不是實際意義上的美術技法。

技法是理性的,而兒童通常用的方法多是直感,感情色彩占主要的,教技法就是讓兒童放棄了自己畫畫的習慣,其結果只能阻礙兒童的自然發展,影晌了兒童的主觀意識和探索精神,教只能毀壞兒童的想像力,對事物的發展失去了自己的判斷力。面對這兩種教育觀,我持不教的態度。

我以為,兒童 8歲多前的美術活動是兒童認知和心理的發展,與美術技巧基本搭不上話,特別是幼兒美術。雖然,兒童的認知是通過畫來表示的,畫裡面也有藝術表現,但卻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美術作品。

“不教”不是不關注發展,而是太“關注”發展,也正是為了發展,所以要科學的發展。不到教的年齡提前教了,就會打亂兒童自然生長秩序。強行改變兒童的生命狀態,就不是科學的發展。違背兒童發展規律的所謂“發展”,短期效果再好也是不成功的教育。

首都師大博士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少兒美術藝委會主任尹少淳教授在全國第八屆少兒美術教育研討會上說: “兒童美術一是自然發展,二是教育促進,自然發展是前提,自然沒有發展到那一步,教肓的促進終歸是有限的,甚至是揠苗助長。只有遵循兒童的自然發展規律,教育才能幫助兒童在美術行為和作品創作方面發展得更好。”

有教師擔心,如果不教給學生最基本的知識,教育會失去了目標, “想著畫”會使兒童停留在某一發展階段,不往前發展了,學生的美術年齡就永遠長不大。並舉例說,一年級的孩子在畫人物時大都是把人的手臂畫在腰上,如老師不去告訴或者不給予糾正,到了三、四年級,有的學生還不能把手臂畫在肩上。

我覺得一年級的學生還處在幼儿期,( 7歲前)把手畫在腰上是正常的,他們還不能了解人的複雜結構,是根據需要畫出自己的感知。三、四年級的學生一般年齡在9~ 0歲仍處在兒童期,即便是會仍然有一部分學生難以把手臂畫在人的肩膀上,也是正常的。只有從成人角度看兒童畫時才能看到這樣的問題,才覺得是個問題。這是兒童在成長過程中的“不等速”現象,是正常的生理、心理反映。就像嬰幼兒學說話、走路一樣,有的快一些,有的慢一些,有的早一點,有的晚一點,都是正常的。

這種現像不是兒童缺少技法、技巧,是兒童認知早晚問題,不是 “教”能解決的事。不能因為三、四年級的學生仍有一部分人還不能把手臂畫在肩上,就斷定,你不教,有些孩子的美術年齡就永遠長不大。即便是兒童在12歲以後已走出兒童期,還是不能把手臂畫在肩上,也不是缺少技法的問題,是想像“信息”中斷造成的,跟“教”也沒多大關係。

兒童繪畫教還是不教

在教學中經常遇到這樣的現象,八九歲了還在畫四肢是單線,肚子像 “鴨蛋”的畫,這是四五歲時曾畫過的畫,當時,對人的了解也就是這樣的。之後,再也沒畫過畫,“形象”思維像風箏一樣斷了線了,腦子裡還是原來僅存的對“人”的形體的造型信息,沒有想像的習憒或不會用想像發展自己的感覺了。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不是兒童有沒有繪畫技巧的原因,而是兒童的心理髮展和想像力出現了問題。

也有老師說,兒童的年齡與畫出的畫不符,本來是 10歲兒童畫的畫卻像五六歲兒童畫的,這樣下去,會出現兒童生理年齡與美術年齡不一致的問題。要求教師要樂教、善教,縮短孩子們生理年齡和美術年齡之間的差距,改變這一狀態。

兒童美術最突出的特徵是 “什麼年齡畫什麼畫”,美術年齡與生理年齡是一致的,美術年齡就是生理年齡,用不著靠老師的樂教、善教,縮短孩子們生理年齡和美術年齡之間的差距。兒童美術不存在有第二年齡。如有第二年齡或什麼年齡不畫什麼畫,這說明老師的教育出了問題。只有在不正確教育的情況下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如果站在兒童的角度看這樣的問題,就不會出現這個現象,是正常的。

有的教師對我說的 “不教”提出質疑。主要是針對幼兒前期,也就是三四歲的孩子,我不主張教畫畫技巧的觀點。一教師給我來信,真誠的告訴我,對於三四歲的孩子,他們連畫線和顏色都不知為何物時,讓其自由發揮和創造,又何苦去尋師?從古至今>,於描紅始的書畫大家並不鮮見,從幼兒就開始創作的書畫家好像聞所未聞。

他說的這個現象的確存在,哪個大家在初學書法時又沒描過紅暱?但這並不能證明描紅就是書畫的必經之路。僅通過描紅起家的書法家有,如果把這部分人放在書法家裡面,那個比例是極小極小的。這些人打進去又打了出來,但這些人千里也難挑一。他們都是天才。天才怎麼著都是天才,早晚都會出來,走哪條路都能成功,但他們不代表普遍性,更多的人通過描紅和模仿淹沒了自己。

也許,用傳統教育觀審視這個問題,這個老師說得不錯。老師不教技法,讓孩子自由發揮,要老師幹啥呢?教育不就成了空話,沒有實際內容了嗎?而實際上,在幼兒畫裡,像畫線(亂塗亂畫)與認識顏色這些都是不用教的,我還真的沒聽說過,三四歲的孩子發育正常有不會拿著筆亂畫的。顏色更不用刻意教,玩耍中就知道識什麼色了。

如果在幼兒階段老師不教,確有不知道亂畫和顏色為何物的孩子,這肯定不是發育正常的孩子。尋師的作用不是讓老師教孩子如何去畫,而是請老師引導孩子發展想像,鼓勵展現孩子個性及創造意識,給孩子一個敢畫的信心。

甶描紅始或通過模仿學書畫的,其結果是丟掉了孩子的創造和個性,撿到的是十人一面和從眾性。幼兒學習與遊戲不分,他們學習和畫畫憑的是感性和直感,是無意識所為,是感性和動作思維的產物;書法家靠的是學識、修養、閱歷、功夫,作品是理性思考下的結果,這兩種現像沒有可比性。如果能比,試想:讓一個頂尖的書法家去學兒童畫,他能學得來嗎?

學藝術是講究天分的,有時不是學習的事,成為書畫大家者大都是天才,我也沒聽說過某書法大家是直接走 “描紅”路子成為大家的。天才也不全是教授的。像莫扎特、貝多芬、凡•高都是天才,是天生的這塊料,這種天分不是通過教育全能達到的。

關於 “教”與“不教”我以為,主要靠個人理解,首先要搞清楚什麼是教,什麼是不教。在教的里面有不教的內容,如,阻擋不正確的教育對兒童的侵害;在不教的里面有教的內容,告訴學生不要這樣畫,就是在教。

有的教師說 “教”就是直接教給兒童技巧,如果兒童美術連技巧都不能教了,那美術教師不就失業了嗎?美術教師就沒用了。如果,把美術教師只是理解為教技巧,那美術教師也太好當了,美術教師的作用也太小了,美術教師應該有更高的眼光,更高的審美,更高的素質。教師不教怎麼畫了,不是美術教師沒事做了。還有許多事情需要教師去做。

如,發現兒童優點,保護兒童個性,增強兒童自信,尋察兒童作畫意圖,激發兒童繪畫熱情,鼓勵兒童用自己體驗的方法發展自己的想像,畫出自己的主見和感受,幫助兒童找到適合的表達方式。阻止一切告訴式、提前式等不正確的方法侵害兒童,都屬於老師 “幹的活”。我以為,對當前兒童美術仍以模仿為主來說,阻止不正確教肓侵害比教技法更為重要。所以,我覺得對於兒童美術來說“不教”單純的技巧,才是最好的“教”。

至於兒童畫要不要教技巧,什麼時候教技巧,這主要取決於兒童的年齡,而不是教師。在確定 “教”與“不教”前,應首先搞清楚儿童現處的年齡段。3到六七歲的兒童屬幼儿期,8歲是兒童發展的重要階段,是認識上的“分水嶺”年齡。之前看問題自我為中心,之後有“寫真”的要求。隨著兒童年齡的增長,這種要求會逐漸加強,直到9歲後理性思維的萌芽才有可能逐漸顯出。這個發展過程一直會延續到12歲,但也不能說12歲就是成人思維了,還有個過渡期直到15歲。

有教師說,兒童終究會長大,他們的繪畫不可能永遠停留在塗鴉朗、圖示期。兒童在成長,兒童的繪畫也必然要逐漸走向理性的成熟。這是主張教技法的理由,既然早晚都得教,晚教不如早教。我倒以為也正是這個原因兒童繪畫才不能教技巧,更不能作為教技巧的理由。

教育應尊重兒童的發展規律,兒童的發展是有嚴格的階段性的,不能因兒童會 “必然走向理性成熟”,就提前帶學生進入下一階段。就是說教師也只能在兒童認知的某一階段裡作出引導和點撥,超出此階段就是違背兒童發展規律。就像象棋,你只有在“馬走曰,相走田”遊戲規則內“行走”。不能因“兒童終究要長大”,就提前把兒童按長大對待。

如果說這個觀點成立的話,是否可以這樣理解:既然 “小蝌蚪”終究會長成青蛙,上岸生活是遲早的事,那就讓“小蝌蚪”先在岸上練練吧!也許沒有人認為這樣做可行,但提前教肓的做法是否與此很相似呢?這種違反兒童發展規律的提前教育雖然可能“一時得利”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從長遠的發展看不可能成為成功的教育。

聲明:內容摘自《解讀幼兒圖畫密碼》李凌著,版權歸原作者所有。